• <dl id="ic5y4"></dl>
    <li id="ic5y4"><span id="ic5y4"></span></li>
    <dl id="ic5y4"><ins id="ic5y4"><thead id="ic5y4"></thead></ins></dl>
  • <li id="ic5y4"></li>
    <dl id="ic5y4"></dl>
    美國商務部232調查劍指進口海綿鈦
    http://www.fqltz.com2019-03-06 00:00:00聯知有色編譯

      國內生產商Titanium Metals Corp(Timet)于2018年9月份提出請愿后,美國商務部于3月4日星期一對海綿進口進行了232調查。

      “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接受了2018年9月27日提交的第232條請愿書,并開始調查進口到美國的海綿鈦的數量或情況是否會損害國家安全,”商務部表示。

      這是總部位于賓夕法尼亞州的Ext公司在第232條上提交的第一份請愿書,該公司此前已聲稱受到海外鈦海綿供應商的傷害。

      Timet于2017年8月向國際貿易委員會(ITC)提交了反對此類進口的請愿書,促使該機構在同月啟動調查。商務部隨后于2017年9月開始對日本和哈薩克斯坦的產品進口反傾銷和反補貼稅調查。但ITC投票決定于2017年10月結束調查,發現兩國供應商發運的產品沒有損害到美國工業。商務部因此停止了調查。

      鈦金屬的主要應用是商業和國防飛機生產,“鈦海綿用于各種防御應用,從直升機槳葉和坦克裝甲到戰斗機機身和發動機,”羅斯指出。

      繼2016年Allegheny Technologies Inc(ATI)閑置其位于猶他州Rowley的鈦海綿生產設施之后,Timet是國內唯一的海綿鈦生產商。

      “日本和哈薩克斯坦仍然是航空航天質量海綿的唯一海外資源,美國國內生產無法滿足需求[美國可以生產13,000噸,不包括Rowley]。奇怪的是,我們也相信Timet甚至會購買適量的進口海綿鈦,“KeyBanc Capital Markets分析師在3月4日的研究報告中表示。

      11月日本和哈薩克斯坦占海綿鈦進口量的99.4%,這是美國進口數據的最新月份,美國地質調查局的數據顯示,這比2018年1月的97.5%有所上升。

      如果最終對海綿鈦進口產品征收關稅,原油成本上漲會增加航空航天供應鏈的成本,從熔爐到原始設備制造商,這些成本可能會傳遞給波音和空客等飛機生產商,業內人士表示。

    文章關鍵字:
    江苏11选5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