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l id="ic5y4"></dl>
    <li id="ic5y4"><span id="ic5y4"></span></li>
    <dl id="ic5y4"><ins id="ic5y4"><thead id="ic5y4"></thead></ins></dl>
  • <li id="ic5y4"></li>
    <dl id="ic5y4"></dl>
    六國化工安納達大股東增資掛牌延期 誰來接棒混改下半程
    http://www.fqltz.com2019-03-07 10:06:27證券時報

     旗下有兩家上市公司,卻在化工行業整體承壓和沉重歷史負擔下艱難前行的銅陵化工集團(簡稱“銅化集團”),混合所有制改革有望迎來新節點。近日,六國化工、安納達雙雙披露控股股東銅化集團增資進展,表示控股股東延長本次增資擴股項目在安徽省產權交易中心的掛牌時間至3月8日,繼續征集意向投資方,本次增資有可能會導致銅化集團的股權控制關系發生變更。

      在崗人數超過7000人、資產逾百億的銅化集團混改已持續多年。2015年6月,銅化集團就曾通過旗下兩家上市公司對外宣布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當時計劃和浙江國貿東方牽手,但最終并未落地。

      今年3月8日前能否完成掛牌增資?兩家上市公司控制權是否會轉移到新股東手中?是由安徽省級國資改革試點的安徽省投資集團(簡稱“皖投集團”)將銅化集團收入囊中,從參股變成控股,還是其他社會資本曲線進駐?銅化集團這家老國企的身上,又承載起市場的新期待。

      公開掛牌求增資

      去年8月,六國化工和安納達公告,為促進銅化集團的進一步發展,銅化集團擬進行增資事項,上市公司實際控制權是否受到影響尚不確定。今年3月4日晚間,兩上市公司披露:截至掛牌期滿日(2019年2月27日),銅化集團增資未征集到有效的意向投資方。但銅化集團將繼續推進本次增資事項。

      擁有兩家上市公司的大型化工企業公開掛牌增資,卻應者寥寥,難道是門檻太高?

      非也。根據公告,本次銅化集團擬公開募集資金對應持股比例是32.34%,對應新增注冊資本6億元;擬募集資金總額目前仍是“擇優而定”,擬用于戰略性新興產業項目建設、補充流動資金等。企業管理層或員工沒有投資意向。

      就公開掛牌的條件,放眼全國能滿足要求的意向投資方非常多,說明本次掛牌可能并不是提前確定了對象,為某一投資方“量身定制”。

      根據公告顯示,本次掛牌不接受聯合投標,意向投資方及其控制主體的主營業務不得與增資企業下屬兩家上市公司(安納達和六國化工)有同業競爭情形。投資方在遞交投資申請時,需提供不少于10億元銀行存款證明,并承諾在支付增資款項前的任何時候賬戶資金余額不低于10億元。意向投資方須承諾成為增資企業新股東后,在本次增資完成工商變更登記后的當年及其后5個完整會計年度內,在銅陵市另外增加不低于人民幣10億元的投資。增資企業職工安置相關費用預計為3.24億元,意向投資方須承諾成為增資企業新股東后,同意增資企業在今后逐年(或按月)支付給職工或上繳。

      銅化集團增資擴股項目掛牌始于去年12月28日,目前交易中心暫時將掛牌期延至3月8日,僅僅延期了幾天。

      “現在是根據交易中心的規則向后延期,要不然就得掛牌期滿后再二次掛牌。”銅化集團多位人士表示,銅陵市政府對增資的態度是“積極穩妥”,最終結果還需拭目以待。掛牌的時間和成敗,戰略投資者的身份等,都還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

      混改已超三年

      就證券時報記者了解的情況,目前銅化集團的三位股東中,代表銅陵國資的華盛化工投資有限公司(簡稱“華盛化工”,持股55.07%)和民營資本方安徽鶴柏年投資有限公司(簡稱“鶴柏年”,持股34.09%)都曾表態將不參加投標。

      若本次增資能順利完成,華盛化工、鶴柏年、皖投集團和擬征集投資方持股比例分別為37.26%、23.07%、7.33%和32.34%。考慮到六國化工和安納達此前公告中表示的“可能會導致銅化集團的股權控制關系發生變更”,假設皖投集團就是“擬投資方”,確實存在皖投集團從參股變成控股的概率,否則,新投資方就只是第二大股東。

      去年下半年以來,安徽省級國資在資本市場的動作堪稱迅猛。皖投集團先后獲得了長信科技和九華旅游的實際控制權,同時,皖投集團也深度參與了安徽創新國有出資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改革,旗下有多只投資基金。此外,銅陵市人民政府曾在《市政府重點工作落實情況通報》中表述“省投資集團參與銅化‘混改’增資擴股方案及分析報告已報市政府”,這讓市場尤其懷疑皖投將再攬下兩家上市公司股權。

      來自銅化集團的相關人士向證券時報記者多次強調了目前的“不確定性”,實行混改、引入戰略投資者是目前集團工作的重中之重,當下銅陵市政府高度重視,慎之又慎。對于市場期待的“皖投入主”和“民營資本試圖通過基金進入”等消息,皖投和銅化集團相關方面都表示無法表示意見。

      銅化的混改,一直吸引市場注意。2015年6月六國化工曾公告,銅陵市政府與浙江國貿東方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簽訂的《戰略合作意向協議》,銅化集團整個改制工作將分階段落實。這讓當時的六國化工股價大幅上漲,最高觸及了13.78元/股(復權后),達到近十年的最高價。但后期國貿東方并沒有介入。目前也沒有看到相關子公司剝離的進展。

      2017年9月,安徽鶴柏年投資有限公司通過掛牌以11.02億元競得銅化集團34.09%股權,成為銅化集團第二大股東,受讓了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昊華化工總公司、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安徽省分行、中國東方資產管理公司所持的股份。

      可供梳理的鶴柏年資料不多,官網稱其成立于2011年,注冊資本1億元,業務以銅陵、合肥為主,旗下有礦業投資開發公司和房地產開發及市政工程公司等,資產規模達到25億元人民幣。

      鶴柏年的受讓可能只是銅化集團分階段改制的第一步。銅陵市副市長黃化鋒曾表示過,要把“銅化集團債轉股時形成的以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的股份和原來化工部的資產轉移過來的股份,通過政府的推動,市場化交易掉,之后引入一個具有市場競爭力、對銅陵產業發展有幫助的戰略投資者來接盤,再以新的股東增資擴股、對資產切割重組、對兩個上市公司平臺充分利用”。

      “跑了一年半,股權轉讓的各種審批手續才辦下來”,黃化鋒當時表示,光股權轉讓,從方案設計到資產評估,再到正式掛牌,就耗時2年,他深感國企改革之難。

      生存的難題

      時間經不起等待。銅化集團在掛牌中發布的2017年度凈利潤是1.94億元,資產128.2億,負債92.3億。但這份還“看得過去”的業績,恐怕是銅化集團最近幾年的最好業績。

      來自上海清算所的數據顯示,銅化集團2015年到2017年的凈利潤分別為-18,382.18 萬元、-31,795.92 萬元、19,426.29萬元,三年中,銅化集團獲得的政府補助分別為0.72億元、0.55億元和0.65 億元。

      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3月,銅化集團的資產負債率就已經達到72.7%,其中九成是短期債務,短期償債壓力很大。在人民網的地方論壇上,甚至有民營企業就銅化集團旗下銅官山化工拖欠貨款1500余萬元向該市領導反映的留言。

      而根據銅化集團2018年發布轉型的規劃,未來幾年將會加大投入進行港務板塊的建設、化工項目的拓展和產能提升,2018年初在建項目3個,包括露天轉地下項目、7萬噸高速紡與工程塑料聚合切片、1萬噸纖維級聚苯硫醚,總投資額13.05億元,在未來幾年對資金的需求將大幅增加,同時“十三五”項目規劃初步框算需要投資近155億元。

      2018年9月銅化集團發布的最新財務數據顯示,去年前三季度盈利1859萬元,比2017同期大幅下滑。銅化集團的盈利主要依靠下屬兩家上市公司。六國化工2018年的虧損無疑將加劇銅化集團的困境,倒逼改革提速。因子公司實施破產重整和計提資產減值等,六國化工預計2018年全年虧損4.5億至6.2億元。另一家上市公司安納達也已宣布2018年凈利潤下降71.85%至4609.9萬元。

      環保搬遷也是掣肘改革發展的現實問題。銅陵是沿江城市,1991年組合而成的銅化集團,多數化工廠區臨江而建,“長江沿線一公里搬遷”和7000多名的職工安排等等問題都增加了改革的復雜性。

      錯綜復雜的形勢下,誰會成為銅化集團戰略投資者,以多高的價格控股兩家上司公司,謎底或將很快揭曉;如果繼續無人“應答”,就得繼續等待。

    文章關鍵字:
    江苏11选5开奖直播